有人知道梁波代孕公司嗎-媽媽生活交流

?

  飛機上老人突發疾病,兩位醫生自制裝置進行尿液引流,情急之下為病人用嘴導尿
  醫生用嘴導尿救乘客“時間緊迫,出于本能”

兩名醫生救助病人使用的工具。

  飛機上老人突發疾病

  醫生用嘴為病人導尿

  張紅在飛機上為患者用嘴吸出尿液。本版圖片/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供圖

  “快!幫我拿個杯子來。”醫生張紅說完,對著一根導管吸了起來,導管另一頭連著躺在飛機客艙里的老人,張紅用嘴為老人進行導尿急救。

  近兩日,發生在廣州飛往紐約的南航CZ399航班上的這一幕獲得各路網友點贊。

  昨日正在美國進行學術交流的張紅通過微信接受記者采訪,還原救人過程。張紅表示,做出這一舉動實屬有限條件下的沒有辦法的辦法,也是出于普通醫生的本能做出的行動。

  新京報訊 據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官方網站消息,11月19日,在廣州飛往紐約的南航CZ399航班上,一位老人突發疾病,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張紅醫生,海南省人民醫院血管外科醫生肖占祥對其進行救治。昨日上午,正在美國進行學術交流的張紅通過微信接受記者采訪,還原救人過程。

  高空中老人突發疾病

  記者從南航方面了解到,11月19日凌晨,南航CZ399從廣州出發,飛往紐約。當航班離目的地還有6個鐘頭的時候,當班主任乘務長馮玲接到后艙乘務長的報告,說有位老年旅客反映自己的老伴無法排尿,急需醫療救助。馮玲趕到座位,發現患病老人情緒不穩定、直冒虛汗,立即安排乘務員在客艙廣播尋找醫生。

  聽到求助,張紅和肖占祥趕來對老人進行檢查。張紅回憶,他和肖占祥醫生經過觀察后發現,老人由于前列腺肥大導致尿潴留,膀胱大致存有1000毫升尿液。老人當時坐臥不安、大汗淋漓,小腹已經漲得跟小西瓜一樣,“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把尿排出去,否則將面臨膀胱破裂的危險。”

  因為飛機上沒有可以進行尿液引流的專業設備,兩位醫生利用便攜式氧氣瓶面罩上的導管、飛機急救箱的注射器針頭、瓶裝牛奶吸管、膠布等,臨時組裝了穿刺吸尿裝置。

  張紅表示,導管直徑比較大,約有1厘米,“這么粗是不可能從尿管里導尿的,所以肖占祥醫生做了一個帶針頭的引流管。經家屬同意后,我們讓病人平臥,進行膀胱穿刺。”

  醫生用嘴為患者導尿

  設備問題解決了,新的問題接踵而至。病人由于長時間膀胱膨脹,膀胱已沒有張力。“當時該旅客已有休克的征兆,如不及時處理,可能會有生命危險”。張紅回憶,當時肖占祥醫生對病人膀胱進行了輕輕的按摩,但是老人仍無法順暢排出尿液。“病人比較痛苦,需要趕快把尿排出。”

  “快!幫我拿個杯子來。”張紅對乘務員說完,轉頭就對著導管,用嘴為老人吸出尿液。

  張紅醫生先嘗試著吸引流管將尿導出,雖然能吸出來,但是卻不能像虹吸作用那樣源源不斷地將尿引出。“時間緊迫,我們得趕緊把病人的尿液排出,而且這個引流管好容易穿進去,不能再弄第二次。所以就想到了用嘴一口一口吸引流管的辦法,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。”

  約半小時的時間,張紅用嘴為老人吸出了近700-800毫升尿液,老人轉危為安。張紅回憶,導尿過程中,肖占祥醫生一直在幫助調整針頭位置,確保最大限度排出積存尿液,累得“腿抖手也在抖”。

  記者從南航方面得知,老人轉危為安后,距航班落地還有5個多小時,乘務組清出客艙最后兩排機組休息位,攙扶老人躺下休息,并在后續航程中持續照顧著老人,觀察他的狀態直至落地。飛機抵達紐約后,乘務組積極與地面工作人員進行交接,悉心安置病情好轉的老人。

  ■ 對話

  救人醫生張紅

  “沒有人不怕,只想要把尿液快點排出來”

  記者:你考慮過吸尿的過程會存在風險嗎?

  張紅:老實說沒有人不怕的。那個味確實不好聞,我吸第二口的時候就想要吐了。也怕會感染一些通過體液傳播的傳染病,但我考慮風險是小概率事件,現在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,我無怨無悔。

  而且當時我腦子里只想要把尿液快點排出來。整個過程最困難的地方就是針頭很細又很短,一不小心可能就跑到膀胱外面。吸的力度也需要把握,(力氣)小了大了(尿)都出不來,需要慢慢摸索出一個最佳的壓力,一口一口把尿排出來。

  記者:排尿成功后老人的情況如何?

  張紅:后來病人轉危為安。讓我很高興的是,出了機場后,患者和他太太有說有笑地走,遇到時還向我和肖醫生表示感謝。我也告訴他,需要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和治療。

  記者:如何看待自己的這次救助行為?

  張紅:我個人認為是在一個非常條件下,出于普通醫生的本能做出的行動,屬于本職工作。事發前我還半夢半醒,聽到客艙廣播說需要醫護人員,我就開始穿鞋了。起身后,看到旁邊的肖占祥醫生也站起來。

  如果有什么感想的話,就是覺得普通大眾應該相信醫生,絕大多數的醫生都敬畏生命,遵守誓言,牢記使命。

  記者:在此之前你遇到過緊急救助的情況嗎?

  張紅:之前在公共場合沒有遇到特別緊急的救助事件,但是在心理上是有準備的。我55歲,今年正好是我畢業工作的第三十年。

  我也就是一個普通的醫生,沒有太多難忘的工作經歷。如果一定要講的話,可能有過連續三天手術不睡覺的情況,但是其實中國的廣大醫務工作者都是這樣工作的。做醫生這個行業,對家庭和子女會有很多的負疚感。但另一方面,我們把病人治好了,其實就很幸福。

  記者:目前飛機上為患者導尿的事情在網絡上受到關注,你有什么感受?

  張紅:我有些始料不及。這說明大家對這個事情很關注,覺得比較正能量。但對我來說,“紅”完之后回去老老實實地繼續工作最重要。

  新京報記者 張熙廷 吳婷婷

評論 0

  • 額~,木有評論!

猜你喜歡

西寧助孕 全民欢乐捕鱼破解版无限钻石版 好运快三是官方彩票吗 七星彩开奖排列七 快3遗漏 周易预测3d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陕西丫丫麻将 浙江飞鱼玩法 北京快3走势图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意思 3d双胆精准预测 股票配资l配资658 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 北京单场和竞彩区别 湖北快3开奖走势图连线图 幸运pk10是哪里的彩票